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New Orleans 新奥尔良华人浸信会 - 紐奧良華人浸信會
Wednesday, October 18, 2017

 


 

平安夜  Silent Night

平安夜,聖善夜,萬暗中光華射。照著聖母也照著聖嬰,
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靜享天賜安眠,靜享天賜安眠。
平安夜,聖善夜,牧羊人在曠野。忽然看見了天上光華,
聽見天使唱哈利路亞,救主今夜降生,救主今夜降生。
 
平安夜,聖善夜,神子愛,光皎潔,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聖容發出來榮光普照,耶穌我主降生。
 
 
地利人(Austrian)本是愛號音樂的民族。他們大部份的人信仰耶穌基督。所以每到聖誕節在這崇山峻領的一些小鎮和鄉村裏,許多歌唱世家的男女不斷的把聖誕歌的詞句和樂曲加以改進或創新。他們也善長彈奏樂曲,而且幾個人聚在火爐邊,就能當場作出新的聖誕歌。有一些歌曲也許當時唱唱,或者唱過一兩年,就被新的聖誕歌所取代了。但有一首不但流傳下來,而且是世界最出名的聖誕歌,它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平安夜」。
 
聖誕節的前夕,在 1818年12 月23日晚上,在奧地利 (Austria) 靠阿爾卑斯山 (Alps) 的地區,薩爾札赫 (Zell am Ziller)河畔的奧本村(Alpbach village)裡,有一隻饑寒交迫的小老鼠大膽地溜進村裡的聖尼哥拉斯教堂風琴樓廂裡。這隻老鼠東跑西竄,到處咬噬,終於咬破風琴的鼓風皮箱。翌日清晨,一位身穿黑色禮服大衣的中年人走進教堂,逕自來到風琴旁邊坐下。他是聖尼哥拉斯教堂的風琴師,名叫弗蘭茲格魯伯 (Franz Gruber),正值三十一歲。他有著一頭黑發,高高的鼻樑和一雙富有感情的眼睛。他雖然默默無聞,但在這偏僻地區很受村民尊敬,因為他還是本村的小學教師。他坐下來,踩著踏板,按下了琴鍵。可是風琴只發出幾聲嗚咽似的微弱氣息。
 
格魯伯正要俯身去察看究竟時,他的好朋友約瑟夫莫爾 (Joseph Mohr) 來了。莫爾是神父,也是一位音樂家,他是臨時被派來頂替奧本村教堂的正式神父這個職位的。他望著教堂裡破舊的風琴,幾個鍵盤都已經彈不出聲音來了,該如何迎接即將來臨得聖誕節聚會呢?格魯伯莫爾慌張走來,不覺一怔,連忙問他發生什麼事?這位年輕的代理神父舉起雙手,做出一副絕望的神態,並示意要格魯伯起來跟他走。莫爾領著格魯伯走到琴樓廂裡的風琴鍵盤後面,指著皮鼓風箱上的一個大洞說:「今早我發現這個洞,一定是老鼠咬破的。現在一踏下去,什麼聲音都沒有了!」格魯伯仔細地檢察了風箱上的那個洞。聖誕之夜做禮拜而沒有風琴奏樂,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他禁不住喊道:「現在可糟了,我們該怎麼辦呢?」「有辦法!」莫爾神父有點靦腆地說:「我寫了一首短詩,倒可以作為歌詞一湊合著頂用一下的。」接著他又嚴肅地說道:「這可不是粗俗的民歌小調『那一類』的歌呀!」格魯伯看見他的朋友這麼激動,不覺微笑起來。莫爾抱歉地說:「我只是這麼想,既然我們的風琴已經不響了,那麼你是否可以把這東西給我們的吉他琴配個曲,也許還可以唱唱 ……,你看怎麼樣?」 
 
這是莫爾神父在探訪村民的歸途中,經過村郊的小山坡,當他從山上俯視幽靜的小村,幾盞燈光點綴著幽暗的黑夜,在皚皚雪地裡更顯得寂靜。眼前的世界使他好似感受到耶穌在伯利恆誕生的夜晚,那般地祥和與寧靜,充滿著神聖與平安。他想起救世主的降生,激發了很大的靈感,於是飛奔回家,把蘊藏在腦海已久的詩景寫下,成了「平安夜」的歌詞。

格魯伯拿起莫爾所寫的詩,當他頌讀了這首詩後,彷彿置身於耶穌降生之夜一般,頓時覺得它好像是抓住了他的心,溫和純樸和動人地向他訴說著 ── 他從來都未曾這麼深刻地感動過。格魯伯看了那詩之後便情不自禁的說:「莫爾!這正是我所想的,願我們的神受讚美!好呀,好,好!也許我們可以這樣做。給我吧,我拿回去看看是否能把曲子寫出來。」 格魯伯踏著地上的積雪,慢步走回安斯村。他一路上沉浸在他的樂曲構思中,耳邊隱隱響起了配合這些詩句的樂音,立即興奮地做了一支曲子來配詞。他就像耳聾的貝多芬一樣,在內心深處聽見了所有的旋律:他準備寫的合唱曲調已在腦際迴盪。他回到他那簡樸的住房,坐在他那古老的鋼琴邊,面對牆上掛著的十字架,終於譜寫了完整的歌曲。 

那天下午,莫爾的書房裡聚集了十二名男孩和女孩。他們穿著羊毛長襪、外套和圍裙,整齊而漂亮。他們並排站在一圈圈的冬青花環下,益發顯得生氣勃勃。詩班開始排練,格魯伯莫爾各自彈起他們的吉他琴,不時滿意地對視微笑。開始時,大家對歌曲不甚熟悉,彈唱都嫌粗糙了些,也不太妥當,但格魯伯很快便改好了:「行了,這歌曲終於完成了。」他們兩人開始快樂地練唱,準備晚上聖誕聚會時可以獻詩讚美。 

聖誕夜,教堂裡點燃的幾百支燭光,在光潔的聖餐桌上映輝爭耀。當莫爾格魯伯提著他們的吉他,隨著十二名男女兒童走上台前時,格魯伯向他的樂隊微微點頭示意,琴弦便撥響了。他們兩人就首次表演他們共同創作的這首詩歌,接著,兒童詩班、莫爾神父的男高音和魯伯先生的男低音,便和諧地共鳴著響徹那古老的教堂。於是,流傳久遠的聖誕讚美詩「平安夜」便這樣首次被人們唱出來了,沒想到深深感動了所有聽眾,而許多人都流下眼淚。然而,過了平靜的一年,此曲幾乎讓大家遺忘了。當時,誰也不曾料到這首歌後來竟會風靡世界。 

1819 年11月,教堂中的風琴需要修理,從齊勒塔爾(Zillertal) 來了一位風琴修理師 ── 卡爾毛拉赫,修完之後便請格魯伯來試音,格魯伯不經意的彈出這首「平安夜」,沒想到那修琴的人非常訝異,他在閒聊中隨便問起:「既然風琴壞了,那麼你們是怎樣進行聖誕禮拜的?」格魯伯這才提起這曲子的事,他說:「我甚至已忘記把它塞到哪裡去了。」格魯伯從教堂後部的一個小櫥裡找到了那首曲譜。 那風琴修理師看著樂譜,微微動著雙唇,從他那寬闊的胸腔裡哼著這調子,便請求給他一份抄本。「有意思!」他輕輕地說:「可以讓我帶回去看看嗎?」格魯伯大笑起來:「行,行,你儘管拿去就是了。」毛拉赫走後,帶回山後的小鎮,格魯伯也就忘了這件事。然而,卻在齊勒塔爾山中轟動回響。小鎮有四位善唱的姊妹,稱為 Strasser,將它大為傳佈,並且從此開始了它遠播世界的歷程。

後來,被一位喜愛音樂的人發現這首聖誕歌,就把它帶到城裡的音樂會上演唱,非常受人歡迎。於是,這歌曲漸漸的流傳到奧地利各地,再從奧地利傳到了德國。此後,這歌翻譯成各種語言而流傳全世界至今;它越過國界,隨著德國移民遠涉重洋,傳播各地。 1839 年,這首聖誕歌傳進了美國,不到幾年功夫,就普遍得到人民的喜愛。再經過著名歌唱家的演唱,電台的播放,這首聖誕歌 -- 平安夜,普遍的流傳世界,而且各國幾乎都有翻譯過的歌詞。可惜該曲因無正式歌名,而稱以「Tyrolean」,直到 1843 年印刷時,才用「平安夜」命名。1864年,在德國柏林的皇家禮拜堂中,詩班為皇帝腓得烈第四獻唱此詩,聽完大為感動,便下令以後慶祝聖誕節,這首詩要擺在第一。
    
但直到後來,莫爾格魯伯(1783-1863)才被公認為這首歌曲的創作者。他們當時什麼都沒有得到,他們死時仍和生時一樣貧窮。但是,格魯伯的那具古老的吉他琴至今已成為傳家寶,被格魯伯家族代代相傳。現在,每逢聖誕夜,他們便要把這吉他琴帶回去奧本村,再次齊唱這首為人喜愛的聖誕讚美詩 ── 平安夜。  這首令人熟西悉的平安夜,曲調和歌詞,搭配得天衣無縫,聆聽的人都為之動容,而且會哼唱起來。如果說它是世界上最美妙動人的歌曲之一,相信是沒人反對的。
 
 Top